月却

想了想,
在兴欣,
沐橙全是叶修的,
首席大弟子,
吧?

想了想还是要说一下

第七集刷了几次,最后一次实在忍不了就发了评论。
前几集都能对某些言论一笑而过。
但是连刷了好几次第七集我实在忍不了了。

然后有人说这是有黑子故意引战。然后有bl党说我们以为他们仇视我们感觉很气……

大家见仁见智吧(՞•Ꙫ•՞)ノ????

我已经决定在大糖的时候两耳不闻弹幕事,一心只刷剧和书了( ˘ ³˘)ℒ❁Ѵ℮

每次看到沐橙头像都觉赏心悦目*٩(๑´∀`๑)ง*

吐个糟

每当看见口口声声说叶橙是兄妹的,我都想说


即使是真·血缘·兄妹,我也嗑啊╮(︶﹏︶)╭

骨科多好吃啊ㄟ(▔ ,▔)ㄏ血缘里天生的相吸( ̄ ‘i  ̄;)

森梦

她觉得他可能对他有意思。
因为几乎是每次当她遇到危险时,他都会出现。
他很英俊,都拥有着令每个怀春少女都小鹿乱撞的容貌和气度。
可是他从来不对她说话,只是用着那幽深的眸子看着她。

此刻,她也在看着他。
你是谁?她问。
他不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往前走。

你是喜欢我吗?
她看着他走在前面挺直的背影,小声问。
他的背影一顿。

过了很久。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她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而且,他的声音有种致命的熟悉感。

她跟在他身后日夜穿梭于森林之中,每天清晨醒来,看见他沉静的侧脸,总是心跳不已。
也许是她掩饰得不好,每次他总会向她投来一眼。
这一眼的感觉很奇怪,似悲似喜,似藏有很多难言的过往,但是他从不说话。

她喜欢这种跟随在他背后的感觉,即使走到地老天荒也没关系。
然而事实是他们很快到达了终点。

一座隐蔽于森林中的古堡。
她见到了国王。

“抬起头来。”国王命令。
她抬头。
“你叫什么?”她觉得国王的声音温和了很多。
她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整个宫殿里似乎陷入了片刻的寂静。
她抬头看国王,他真笑眯眯地看着他,“果真是个妙人儿,若不是我儿相中,孤也是不会放过的。”

她一惊,条件反射看向守在国王身侧。
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动,又很快归于平静。
她垂下眼。

“父亲。”
她闻声望去,是个再英俊不过的男子,只是,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男人看了她一眼,很快转过了眼睛。
国王笑道,“终于肯出来了?”
“时机到了,孩儿自当出来。”
“好。这剩下的就交于你了。”

众人散去,只剩下她和那个男人。
“我叫余。”
“我……”
“你叫一,我知道。”
“……”
“很奇怪是吧?没关系,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在城堡里待了好些日子,她完全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虽然叫余的男人每天都会来陪她,偶尔还带些新奇的玩意。
可是她不喜欢这种日子。她长大了,她喜欢满世界地巡游而不是困在这方寸之地。
有一日,余说,“我带你出去玩吧?”说着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余虽然跟他哥哥,就是每次救她的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是余的性格就像个大男孩,笑容就像不要钱似的总往脸上摆。
所以有时候显得有点傻。
她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她好像也被余吸引了。

她真是个三心二意的女人。

她带着自我厌弃跟着余离开了城堡。

余是个很会玩的人,他带她去的每个地方都有说不尽的妙处。

“你以前去过很多地方吗?”
“是啊。”
“自己一个人?”

余看着她,迟疑了一会,“不是,和一个女孩。”
“哦~~”她促狭地眨眨眼,“你一定很喜欢她吧?”
余笑了,“是的。她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女孩。”

她没接话,过了一会,突然问。
“那你哥哥呢?”
余一愣,“我哥?”
她点点头,不去看他。
“我哥,”他顿了顿,“他有一个爱人。”

“可是她不在了。”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骁勇善战的沉默王子在一场赛马大会上邂逅了英姿飒爽的将军遗珠,冷淡与热烈激情碰撞,绚烂过后不留踪迹。爱人香消玉损于卫国战争,英俊王子至今未娶。

“你哥哥决定从此孤独终老吗?”她轻声问。
“也许吧。”
“那为什么……”
她突然住了口。不能问,绝对不能问。
余看着她,仿佛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有些事,日后你就知道了。”

这天是个大日子,举国同庆。
只因为是二皇子的大婚典礼。
这是国王给皇子准备的惊喜,大家为此筹备了近一年。
今日,他们就要回来,接受这份莫大的惊喜了。

“他们这是?”
余皱了皱眉,把一个路过的人抓来到一边问了。
问毕转个身,她已经不见了。

她被一群侍女簇拥着到了梳妆室,毫无反抗能力地任由她们为她穿上了白色的婚纱。然后又被推上一座小岛。
有侍女道,“公主,按照本国习俗,新娘子的婚礼发型要由一位王室成员来帮你完成。”
“诶??”
“公主,你放心,对于皇子妃的‘发型师’,我们一定会选择一位智识与品德都上乘的人来担任的。”

不是,她什么时候,变成公主了???
到得岸上,有人告知,这位“发型师”叫兆。

犹如平底一声惊雷,她的脑子立即炸开了。

她看着越走越近的人,心砰砰直跳。
那人走到了近前,她有些不确定,“你是?”

“我是您的专属‘发型师’,亲爱的公主。”他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王室之礼。

“你叫什么名字?”她在他专心地整理她的头发问道。
“回公主,鄙名兆。”
“是哪个‘兆’?”
“预兆之兆。”

她的脸色一瞬间暗淡下去。
“怎么,公主,你似乎很失望的样子。”
“没有啦。”她笑道,若无其事地样子。
兆耸耸肩,调侃道,“公主可要想清楚,我们二皇子可是不可多得的夫婿人选。”
她没说话。

她觉得她的心已成一团乱麻,无限唾弃自己。

“你说,我可以拒绝这个婚礼吗?”
兆挑挑眉,道,“你是公主,只要你想,就可以。”

她握紧拳头。

无心

“师父……”她泪流不止,声音既缱绻又绝望。
白衣胜雪的男子看着她,皱眉,“你做甚?乾天岂是你能驾驭的,我不是说过了吗?”
她摇头,泪水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洒,但他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只盯着她手里握着的那把剑。

这把剑名为乾天,是他的佩剑。
十二年前他收她为徒的时候便告诫过她,不要轻易碰这把剑。

如今她修为日增,但握上这把剑的时候仍感到五内俱焚,三魂七魄险些要出窍。
她忍着,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师父,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她问。

男子终于把视线对上她的眼睛。
她绝望地发现,他的眼睛里有浩大天地,万物生灵,唯独没有她。

无论怎么样做都不能改变呢,即使他们有过那么一场鱼水之欢。
终于,她不再犹豫,乾天剑刺入心窝,同时脚步往后一退,就这样掉下了万丈悬崖。

她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眼中的死水微微起伏,渐渐趋于平静,看着他随着结界的消散而迈前一步,看着他白的刺眼的身影越来越远。
她终于死心了。
她早该死心的。
他是个无心之人,这件事十二年前他也一早告诉过她了。

“你确定?”
“是的。”
“我是个无心之人。我能教你在人间的立足之道,别的我却是不能给的。”
“没关系。”

其实有关系的。
她那么爱他,做梦都想和他在一起。可也只能恪守师徒本分,甚至于这师徒情分都不知道有几多。

白衣男子低眼看向万丈深渊,又看向手中还在微微跳动着的物事,神情漠然。

在人世的第二百个年头,他唯一的徒弟离开了,他带着剑云游四方,追寻剑道。
他没有管他的徒弟,面对伴他多年的徒弟的离去,他还是那般无动于衷。
这没什么不可理解的。
他是个无心之人。

在人世的第二百六十个年头,他看见了她。
他坐在幽州的客栈中,观着外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她突然闯了进来。
那身红衣一如既往,仿佛是六十年前她的剜心之血染就。
她看过来的时候,眼中藏着高山雪岭,冷艳逼人。那一瞬间,他的心抽搐般剧痛,手中握着的杯盏顷刻间化为灰。

他笑了笑,丢下酒钱与杯盏钱离去。
这颗舶来的心到底不是自己的,刚刚那一瞬间明明心痛得仿佛要灵魂出窍,可是他的脑子里却清醒地想着别的事情。
看来这颗心还是物归原主的好。

闻说幽州的剑道之尊,百年来地位未曾有人撼动。
这大概是他在人世的最后一程了。

修道之人能算卦,但算卦之人算不了自己。
于人世行走闲极无聊时,他没少为自己算卦,权当消遣。
直到十年前,他终于算到了自己。

三百年,阳寿尽。

他到剑尊世家的时候,里面正遇上仇家洗劫。
他甚少插手凡尘俗事,对此也只能默默退避。终究是有心了,即使是别人的,也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为了这可怜的世家,还是自己无缘得见剑道至尊。
他正准备离开,一个小团子扑上了他的腿。

小团子是个小女娃,他决定收留她。
只是,他也分不清这一时而起的怜悯是舶来心的疼惜,还是自己的感情。
毕竟,揣着这个心走了那么多年,多多少少也沾染了些俗世情感。

小女娃很乖,很安静。
他带她去买衣服,做一番伪装。
女娃只有三四岁的样子,平日里多半是有人伺候的,面对衣服手足无措,只能巴巴地看着他。
他便帮她穿,她很乖地任他摆布。
他伸手把她抱起来,她也乖乖地圈住他的脖子,不说话。
结账的时候掌柜笑道,“公子的妹妹好生乖巧。”
他笑笑。

女娃几天下来没有开过口。
虽然他喜欢安静,但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实在太反常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女娃摇头,只是看着他。
他微微蹙眉,施了个法术让她睡去。

他决定用法术消除她过往记忆,虽然这有悖于他的原则。不过在这个人世的时间不多了,他可不想辛辛苦苦捡来的娃娃做个安静的哑巴陪他度过剩下的时间。
嗯?
他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

小女孩醒来的时候,,他正在街市游荡。
“饿了吗?”他问。
女娃点点头,奶声奶气道,“你是谁?”
他微微一笑,“我是你哥哥。”
“哥哥?”女娃疑惑,咬咬手指头,“哥哥是什么?”
他的笑容微微凝结。他开始怀疑他消除她的记忆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他在人世还有四十年,而女娃的一生才刚刚开始。他从头开始教起,让她自己一个人便能立足于人世。
他知道他对女娃比对他徒弟用心,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从前他无心,而今他有,虽然不是他的。

小钱——他给她取的名字——七岁,他在人世的第二百六十三年,他知道了自己是什么。
那一瞬间天地开阔,万物仿佛在向他招手。

他牵着小钱来到一间破屋。
他先蹲下来摸摸她的头,顺手结下了追踪术,道,“去周围玩一会。”
小钱早就想这么干了,闻言开心地点头,跑出去很远之后回头道,“哥哥等会见。”

推开门的那一刻,天地寂静。
“道祖。”他道,微笑如玉温凉。
寂静的院子空无一人,但那声音仿佛是从任何一个角落传来,“人世游历百年,如何?”
“不如何。”
道祖大笑,似早有预料他会如此答,“玉本顽石,无心无性无情,是世人强加于你的枷锁罢了,三百年前你会想着脱离灵玉投身凡世,恐怕不满很久了吧?”
他笑而不语。
“如今你既已有心,那么掌管天地灵气的重任是彻底交付于你了。”
“若我不愿呢?”
道祖没有答话,他也知道不能不愿。
这是他的道。
昆仑灵玉,守六界灵脉,掌万物清气。
他为此而生。

短暂的沉默之后,道祖笑道,“如此,我便匿了。”
“慢走不送。”

他在原地站了会,笑道,“为师竟不知为师可怕到徒儿不愿意见的地步了。”
话里面属于亲近之人的玩笑之意是那十二年来她不曾感受到的,她忍住内心的澎湃,现身道,“师父。”
“有话不妨直说。”
她低声道,“徒儿不知师父是玉尊,从前我算计师父……”
谁知他摆手道,“不必挂怀,那天并没有发生什么。”
她不可置信地抬头。
“那日你中了媚药,身边没有适合泻火之人,我便分了一分魂魄入你梦。”他解释道。

现在的他,实在是比以往温和的多,虽然还是那副笑脸,但真了不知多少。

她嘴里微苦,仍笑道,"如此还要多谢师父了。"
她侥幸以为她还有筹码,谁知一开始就是黄粱一梦。

"哥哥!"
稚嫩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怔,她抬眼看去。
只见一个粉衣女娃风一样闯进来,抱住了他的大腿,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

她恍然间看到他不易察觉地柔和了眉眼,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小钱,叫师姐。"

她一愣。
小钱从善如流,脆生生地喊了声师姐,又补充道,"师姐好漂亮。"然后继续睁着眼睛直直看着她。

她回神,失笑,似乎有什么烟消云散。
"你也很漂亮。"她说。

"哥哥,为什么师姐不跟我们一起?"
"她要修行,前途无量。"
"那我呢?我也要修行。"
"你还小。"
"我不小啦!二丫都可以杀鸡了!"
"……"
"哥哥!我怎么觉得你总是游手好闲的啊。"
"……"
"嘿嘿!这个词是狗蛋儿教我的,还有好些个呢,我说给你听!"
"……"

他再一次怀疑他当初的选择了。

在他寿尽的倒数第二十个年头,他与小钱分开。
女孩对着他凭空消失的方向皱了皱眉,掉了几滴眼泪,便没事一样走了。
他会离开这件事自她及笄以来便不断提起过,这么寡淡的反应倒教他没有料到。
本以为她会大哭大闹不眠不休,或者干脆像一些凡间女子一般一哭二闹三上吊。

他摇摇头,隐去身形跟了她一路,发现即使没有他在身边,她也可以凭借他教给她的一身本事活得风生水起。
真的是风生水起。
好几个男子心悦于她,频频暗示,她愣是没感觉到。

也许是他没有教到?
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有颗心就是麻烦啊,东想西想,毫无意义。
他只要知道她能过得好就行。

逾三百年,玉尊重返昆仑,执掌众生,万灵朝拜。
                 ——《万神纪·玉尊本传》

"玉尊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阎王陪笑道。
他摆摆手,翻看着摊在桌面的生死簿,随口问道,"还没有什么动静吗?"
阎王面有难色。
"阎王但说无妨。"
"您关照的那位女孩前些日子阳寿已尽,现在估计刚喝完孟婆汤,准备投胎了。"
他翻的手指一顿,问道,"命格如何?"
阎王觑着他的脸色。
玉尊向来以笑里藏刀,冷漠无情闻名三界。虽有传闻说玉尊人间游历回来修得一颗心,性情好了很多,但阎王可不想拿自己的命试探。
于是他小心翼翼,"半生富贵,半生流离。"

他半天没说话。

他是昆仑之巅的灵玉,滋养天地灵气而生。在人世逡巡的几百年,与他有几分来往的人多多少少会有机缘。
像他的徒弟,阴差阳错用自己的心成就了他的心,就此功德圆满。只因修为还不够,便暂时到了西王母座下当了个侍仙。待得修为进阶,便可位列仙班。
就是只有一句话交情的成衣店掌柜,下辈子也是顺风顺水的富贵命。
那么,小钱的机缘呢?

阎王觉得玉尊可能在发呆,虽然他面容冷肃,客套的笑容都不摆了。
"那个,玉尊大人。"阎王战战兢兢开口。
眼神扫过来。
"投胎的时辰快到了,如果您想看看她的话,可要抓紧了。"
他看了看阎王,半晌,重新露出了笑容来。

"她的魂魄先在你们这保管着,三日后我来取。"

这颗心真碍事啊,他的脑子都不灵光了。
机缘?
他不就是她的机缘吗?

又三百年,昆仑之巅。
一阵霞光笼罩,白玉边上的小灵芝旁多了个四五岁的女娃。
粉雕玉琢,煞是可爱。
她看着坐在一边的人,"你是谁啊?"
他也在看着她,笑道,"我是你哥哥。"

end.

银神 装傻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失控的,谁也不知道。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只是她绯色的头发和紧紧攀附在他脖颈上的双臂。

白皙,滑嫩的一双手。 

如今上面是隐约可见的暧昧红痕。 

像极了他最爱的草莓。 

他顺着那些或深或浅的痕迹一一吻下来,似乎在回忆昨夜失控后的疯狂。 鼻尖的气味意外地不是醋昆布那种被老爷腋下夹过的酸臭味,而是他最爱的草莓牛奶的香味——沐浴露的味道,和少女淡淡的体香。

体香?他以前可从没有发现她还有这种设定啊。

他忍不住笑,大手顺着她绯色的乱发。
“银酱阿鲁……”手中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她揉着眼睛醒来,蓝色的大眼里是迷蒙的水汽,显得娇憨可爱。
不过他可天真地认为与他一夜哔——之后,这大魔王就能顺利完成从女王到女仆的转变。
他懒洋洋地应道:“嗯。”顺手把她往怀里捞,搂紧了。
可是小鬼明显不愿意配合,她努力挣扎,未果。
“银酱,放开我,我要起床阿鲁。”
“再睡会,今天放假,我通知过新吧唧了。”
“可是……”
“可是什么,银桑我昨天可是鞠躬尽瘁殚精竭虑精疲力尽地服务你啊,有点良心的话就赶紧闭嘴睡觉吧小鬼!”
“可是银酱,我约了公主出去玩阿鲁。”
公主可不是能随便爽约的,他只好不甘愿地放开手,看着她穿着大了她几倍的浅绿色睡袍【←_←没错,就是他的】摇摇晃晃地奔去洗漱。
宽大的睡袍下尚未发育的身体若隐若现。
银时危险地感觉到身下的阿——炮有装道发射的趋势。
靠,银桑我只是喜欢可爱型并不是萝莉控啊!!


神乐换了一身粉红色高开叉的修身旗袍,胸口绣有一只小巧可爱的兔子拿上了银时前段时间才给她买的小花伞。

银时一直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看她准备,突然间,他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就说怎么今早一直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什么被他,不,是他们忽略了。
神乐,等等。”
“唔?”神乐转身。
银时的表情很严肃,神乐不由得也紧张起来,“怎么了,银酱。是今早起来的时候发现你的巴比伦塔坏掉了吗?”
“……”
“╭(°A°`)╮难道是真的吗?!那怎么办银酱!我一点也不想跟一个哔——坏掉的失意大叔在一起啊阿鲁!”
“……”
“银酱你怎么不说话了阿鲁?果然是失去了哔——能力整个人都意志消沉了么?不用害怕的啊银酱,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叫做人妖的人类生物阿鲁!”
“……够了,小神乐。”银时顶着一副便秘脸。
“呃?”
银时死鱼眼也变大了,他很严肃地说:“你不觉得今早起来的时候腰疼吗?不觉得哔——酸胀难耐吗?不觉得哔——撕裂般走路都困难吗?”
“混蛋天然卷,你在说什么阿鲁?”神乐显得很不解,“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银酱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
银时忍住了对她脑袋施暴的冲动,“银桑我当然知道了,我们昨晚才哔——过。”
神乐眨巴眼,“哔——?哦,对喔。银酱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昨晚把我这样那样差点累死本女王的废材天然卷今天连一份醋昆布都没给我阿鲁!今天我要出去补充被银酱消耗的体力阿鲁~”说着欢呼一声就奔出了门。

可是被银时抓住了。
他扯着她的后衣领,额角十字突出。
喂!小鬼,是哔——不是哔——啊,这么若无其事真的好么?难道一夜哔——就该被这么草率地对待吗?一夜哔——可是会哭的啊!作为一夜哔——的当事人银桑我也是会心寒的啊喂!
银时捏住神乐的脸,S爆发,“喂,你这么迫不及待肯定不是为了公主吧?是不是还有别人?是谁?银桑我不是说过男人都是腐烂猥琐的吗?现在坦白的话阿银我也不会从宽处理的。”
神乐继续眨巴眼,然后……一拳把银时揍至墙角,拍拍手,女王气场外露,“废柴天然卷不要以为一夜哔——就可以困住本女王阿鲁!本女王以后可是有三千男宠后宫的阿鲁!至于废柴武士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抠了抠鼻孔,神乐继续道,“本女王现在要出去了阿鲁,再不去就要被税金小偷抢先了,这种耻辱度可是比跟银酱一夜哔——还不能够容忍的啊噜!”
银时捂着鼻血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目送神乐离开。

“刚刚和纯真小萝莉哔——过就去吉原了么?”楼下登势看着路过的银时,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口烟。
“只是去喝酒。”银时抠出一块硕大的哔——,弹飞。
“喝完回来继续哔——?”
“……”
“别这样看着我。”登势一副“然后我已看透一切”的表情,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为了不被pia投诉,还是少喝点酒吧。”
“切。”银时转身就走。

“丫头刚刚跟公主还有那个小警察往海边走了。”

啊,真的跟那小鬼头走了。
银时挠挠头,打了个哈欠,往吉原走了。

海边。
神乐打着伞,表情纠结地扶着公主。
不远处的冲田抓着一只螃蟹,螃蟹挥舞着钳子,“喂,China。你到底在磨蹭什么,这里的螃蟹都要对我俯首称臣了。”他的脚边是一大桶的螃蟹。
“混蛋。皇帝梦做多了吧?螃蟹王很了不起吗?还不是一群爬行动物,本女王可是工厂长阿鲁,是人类的leader,比你这小鬼强多了阿鲁。”
神乐张牙舞爪道。
冲田摸着下巴审视了一番神乐,若有所思。
神乐被他看得颇不自在,冲他挥了挥拳头。
“看什么哟?终于发现本女王的魅力了么死小鬼。”
“China,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废话,当然是睡觉了。”
“和谁?”
“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人人的私生活都想你们一样腐烂吗?本女王可是冰清玉洁的阿鲁。”神乐鄙视眼。
冲田摊手:“作为一个称职的警察,我友情提醒你可以去pia委员会投诉。”

投诉?”神乐挖耳朵,“我觉得在这之前笑要去警察局告你性骚扰外加诽谤加人身攻击阿鲁。”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警察,话说你有值得哔——骚扰的地方么?”
“没眼力的小鬼,本女王可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浑身上下哔——点满满的阿鲁。”
“哦。抱歉,China。你是炼了隐身术么,我真没看出来……”
“喂。不要以为本女王不敢对你动手啊——”
“来吧。”冲田扛上炮筒,露出笑容,“就等你这句话了。”

“神乐,总悟……”一直被忽视的公主法声。

“啊——”公主惊讶地张大嘴,“这么说,神乐你......“
神乐一脸沉痛地点头,”没想到本女王一朝栽倒在一个废柴天然卷大叔身上了阿鲁。想想也是令人悲愤的阿鲁。这样我以后怎么和我的三千男宠们交代阿鲁。女王一世英名都会被毁掉的!“
公主微笑,”可是神乐你并没有不开心,不是么?“
神乐扭头,两颊爬上可以的红晕,”才,才没有阿鲁。“
”那他有没有对你说过要负责之类的话?“
一说到这个神乐就来劲了。
”公主,我看了一本书上说,对待银酱这种男人就要在哔——之后浑不在意,做足女王姿态,表现得好像身经百战一样。话说本女王本来就是女王阿鲁,简直就是本色出演了哟哈哈哈哈哈!“
”书?“公主的重点也是奇怪的。
”就是这本阿鲁。“神乐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本紫色封面有板砖那么厚的书。上书”五年本垒,三年模拟”。
“这是我们母星上最受欢迎的哔——教育手册阿鲁。曾经被评为夜兔星影响人生的九本书之一呢。我们那很多人都说这是一本能改变人生命运的书阿鲁。”
公主显然很好奇,双眼微微发光,“这么好?里面讲的都是什么?”
“里面分了十二个星座十二个模块,”神乐道,“除了基本恋爱和哔——方面的讲解,还附有模拟训练,可以随时检测学习效果阿鲁。”
“你看,”神乐哗啦啦翻到某一页,“银酱是这个星座的男人懒散有厚脸皮,一夜哔——之后千万不能死缠烂打阿鲁,不然就会从此由S化身成M,永无翻身之日阿鲁!”
神乐把拳头握得咯吱响,“开玩笑,本女王怎么能M呢又不是小猿那个跟踪狂!”

“......”
银时握着蓝色的“五三”,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早已万般草泥马......
阿伏兔和善地笑,“我们笨蛋船长说这是给你的见面礼,虽然是迟到的还是希望你笑纳,并且希望你好好钻研。我就先走了,替我向团长妹妹问好。”
“喂!(#`O′) 等等!”
阿伏兔停下。
银时感到冷汗不断从额头滴下,“那,那个。那神威,我是说神乐哥哥,已经,知道了么?”
阿伏兔还是一脸和善的微笑,挠了挠头,“也许这就是兄妹之间的心灵感应。“
……
卧槽心灵感应是什么?难道哔——的时候也会有心灵感应么??!!!这样我以后跟——哔——的时候拿什么心情?啊——我绝对没有留恋——的肉体的意思。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以后这样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3P了?不是吧?快来个人告诉我不是啊!

银时感觉自己已经被万匹草泥马狂碾而过,阵亡。
垂死的银时颤抖地翻开”五三“,听见走远了的阿伏兔最后一句话,”哦对了,忘记跟你说团长的最后一句忠告。“
”不要让我那不成器的妹妹看到女性专用的‘五三’,不然就算是手握男用‘五三’的你也会死的很惨哟^_^)y “
银时可以想象说出这话呆毛微晃一脸和善微笑的神威了。